新能源商用车2022变局:电池能源形式的“技术革命”

“双碳目标”成为多方推进的重要战略。

作为我国公路运输的重要组成部分,卡车承担了我国七成以上货运量,是温室气体排放主要的来源之一。如何促进并实现卡车低碳清洁正成为新的发展议题。

近日,《推进多式联运发展优化调整运输结构工作方案》提出,要进一步优化调整运输结构。目前国内外从事生产电动卡车的车企,除多数老牌传统车企外,仅有少数的初创势力从事新能源卡车的设计、研发。

通用,大众,沃尔沃,戴姆勒和本田等老牌汽车制造商,凭着自身积累的优势加速转型。细看国内新能源商用车企,智点汽车也是国内为数不多的一家,涉及整车设计开发、相关生态服务以及零部件制造的初创势力。

新能源商用车正成为新能源乘用车之后的又一个风口。

顺应时代的湖湘车企

无论是老牌车企还是初创公司,在新能源商用车电动化、智能化等研发、设计层面都毫不吝啬,投入其中的资金已达多数亿元甚至数十亿元。

智加科技、赢彻科技、Embark、Gatik等一众初创企业也都专注这一领域,单笔融资动辄数亿美金。

而作为与奇点汽车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智点汽车,“生下来”的命运就与奇点汽车截然相反。在新能源商用车风口的背景下,也是受到资本青睐。

· 2020年,智点汽车获得1亿元的天使轮融资,由星脉资本领投;

· 次年6月,智点汽车宣布已完成10亿元A轮融资,由衡庐资本领投,株洲市国投、动力谷产投跟投。

也就是2021年这笔融资,智点汽车用于平台搭建、产品研发、交付品质把控、补充流动性资金等环节。围绕三个平台进行产品落地,以载重0.5吨的小箱货车为代表的IT500系列、智能电动皮卡IT1000系列与轻卡车型IT1500系列。

姑且不去猜测此次仅仅获得10亿元融资的智点汽车,是否又会在造车之路上造了“寂寞”。但至少,对于一家试图在新能源商用车领域有所作为的初创企业,10亿元的融入至少为其的造车提供了保障。

智点汽车创办人、CEO马剑锋表示,智点汽车是我国第一家以智能化新能源技术商用车为关键发展规划而创建的公司。

从智点汽车2018年所透露的商用车规划来看,智点汽车的商用车板块将重心放在了城际配送、短途接驳等物流领域。与三一重工、汉马科技和上汽红岩等老牌玩家玩法不同的是,智点汽车选择了轻型卡车的路线,与国内新能源商用车制造商达成一致共识。对于智点汽车这种基础还无法一定实力层次的初创企业而言,在成本以及投入上无疑是“明智”的选择。

据了解,企业将在年末批量生产的第一款车系为X301轻卡货车车系,是国常会出文规定各地自治州重点地区开展80%更换的关键车系之一,全国各地现阶段约1100万部。

当前,国内商用车市场,造车更依赖地方政府的合理产业规划和国家的产业政策支持。现阶段,智点汽车依托这两方面优势,已经逐步构建出自己商用车业务的雏形。

智点汽车生产线为业内柔性生产最強的自动化技术商用汽车生产线,可以达到承载式车身和非承载式车身的相关生产制造,包括从最小3m到较大6米的流行轻度商用汽车相切生产制造,高质量皮卡车以及新能源客车生产制造。

进入新能源商用车市场,规避和大部队正面“硬刚”,对于智点汽车而言,可以说是最佳选择。但顺应时代趋势下的“最佳选择”,却也暗藏“玄机”。

智能化、定制化,是纯噱头?

与新能源乘用车市场相比,新能源商用车的市场规模就显得相对狭小。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分析,2022年1月,新能源汽车市场份额达到17%,但新能源乘用车市场份额却达到了19.2%,延续了去年高速发展的态势。试想,这中间新能源商用车提供多少市场份额,或许我们已然明白。

本就规模不大的新能源商用车市场,又涌入更多初创车企或传统厂商,无疑会进一步压缩市场空间。

加之,当前汽车智能化的趋势加重,为了率先实现新能源商用车的大批量落地以及占得市场份额,智能化也被车企运用在了电动卡车身上,不少车企纷纷推出定制化、智能化,打开市场局面。但对于现阶段商用车市场的意义,现阶段的智能化、定制化更像是一个噱头。

一方面,对于商用车本就规模不大的市场而言,成本控制、生产规模如何保证,也同样困扰着当前众多车企。当前,新能源车与传统燃油车的主要成本差异在电池、电机、电控和智能驾驶人机系统。

由于,电池成本过高,所以,新能源汽车的成本差异要在15%一20%,甚至是要达到30%以上。这意味着,新能源商用车企需要付出更多的资金等多方面资源,来支持电池、电机、电控和智能驾驶人机系统的研发。由此,也将带动成本的上升。

此外,商用车的大小、尺寸都有严格标准,在产品主体框架和结构上都不能改变,高度定制化会让车企的成本进一步上升,倘若不能按规上牌,这无疑会进一步增加新能源商用车企的生产成本。

另一方面,近年来,新能源商用车市场产销情况,呈现出逐年下滑的趋势。2020年,新能源商用车产销量分别达到了12万辆和12.1万辆,相比2019年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表现。其中,2020年,新能源货车产销量仅占比整体产销量的34.74%。一定程度上,也表明了当前市场以及消费者,对现阶段的新能源商用车或是卡车的态度相对一般,这对本就不成熟的智能化、定制化趋势新能源商用车,也会造成进展程度上的阻碍。

从现在整体竞争格局而言,奇瑞商用车、吉利商用车和重庆瑞驰新能源三家新能源商用车企占据了当前市场的大多数市场份额,基本上实现了“三分天下”的局面。对于后来入局的玩家,市场竞争空间逐步压缩。差异化优势或许就成为这些玩家竞争的关键。

新能源商用车,生产工具的一场效率革命

与新能源乘用车相同的是,受限于锂电池的能量密度问题,两种车型都存在明显的瓶颈。

对于新能源乘用车来说,这种瓶颈最明显的就在于里程焦虑,续航时间能有多长。截然相反的是,新能源商用车更像是一种生产工具,所考虑的因素要比乘用车来得更为全面和宽泛。这种来自电动商用车的瓶颈,不仅是里程方面的考虑,还包括载重量、运营效率等其他因素。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商用车领域的不同细分选择了不同的模式。重型卡车以及轻型卡车,这二者的区别除了在于用途、载重、续航层面的不同,更为关键的在于电池在换电、充电两种模式的改变。

尽管两种不同的模式能在续航上面提供保障,但核心还在于商用车电池的能源形式。当前,随着中国整个新能源商用车发展的主体方向,还在纯电和氢燃料技术中摇摆不定。是选择纯电形式,还是氢燃料技术,对于最后市场来说,并不一定是一个完美的选择。

但这样也意味着,在电池能源层面,对商用车企提出更大的要求,如何实现这种电池能源形式的突破,还是如同乘用车理想一般实现增程式,这背后就需要车企更多的考量。同时,实现这种能源技术上的突破,或是对效率革命的进一步提升。

另外,新能源商用车的整车初始购入成本比传统燃油车高,即便是后续用车方面用电比用油便宜,但前期购入成本的增高也会是消费者所头痛的问题。那么,对于车企来说,如何降低整车成本就是对产业链以及生产线的考量。

据介绍,智点汽车总装厂创建了中国最现代化的智能化系统生产线,可以实现5万部商用汽车全工艺流程生产制造,预估在满产状况下商用车成本费可以比领域减少5%以上。这意味着智点汽车在新能源商用车的生产线以及成本上,已经实现了进一步的成本控制,对后续商用车批量生产起到了促进作用。

加之,当下智慧物流已成为物流行业发展的主流趋势之一,AI、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应用,进一步带动了新能源商用车效率的提升。目前,智点汽车已经研发一套“智慧物流AI调度系统”,用于物流业务发现、车辆及货物调度、货物装载、物流监控等场景,为物流行业智慧化升级带来更多可能。

即便是当前,新能源商用车采用充电、换电两种模式,但就实际上情况而言也存在困难,需要面对有钱却充/换不上电的问题。换电站、充电桩等基础设施的匮乏,仍然制约着新能源商用车在实际使用场景中的表现。

如此推演,当前情况下,电动商用车的驱动因素或许只存在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与早期新能源乘用车一样,靠政策以及各项补贴进行推动,但这种补贴以及政策能带来多大的效果。或许这个答案,已经在新能源乘用车的发展中印证。

版权声明:部分图片来源于互联网。本网转载自其它媒体的内容,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立场。图片文字如有侵仅请联系hizhiche@qq.com删除。转载均有出处,如需转载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及作者署名。本文:Hi智车 » 新能源商用车2022变局:电池能源形式的“技术革命”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