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鲜的多了 新能源汽车成农村消费新宠

“去年回老家过年时,村里人看我开新能源汽车还挺稀罕,很多人抢着试开。今年春节,村里一下子有了五六辆新能源汽车。”老家在湖南省郴州市安平镇的李平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购买新能源汽车已成为农村消费新风尚。广阔的农村市场是政策推动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重要着力点,已成为各大车企竞相开辟的“新战场”。

村里随处可见

在郴州市经营一家比亚迪4S店的周国平发现,去年以来,越来越多村里人尝鲜新能源汽车,成为他新增客户中的主力人群。

“农村的有车人家已经很普遍,但以前很少有买新能源汽车的。最近两年,一些城里人开着新能源汽车回农村老家,让村里人逐渐了解到新能源汽车的好处,购车人多了起来。”周国平说。

春节期间,中国证券报记者在郴州市安仁县安平镇调研发现,从3万多元的五菱宏光MINI EV到10万多元的比亚迪e2,新能源汽车在农村随处可见,甚至连特斯拉这种中高端车型也已驶入寻常村民家,村民张亮亮去年4月就从广州买回一辆粉红色特斯拉,吸引了众多同乡的目光。

“当时我爸不同意购买电动车,我买回来开上后他就知道电动车的好处了。”张亮亮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相比特斯拉这种中高端车型,5万元上下的电动车在农村更容易被接受,因为很多人原来开‘三蹦子’,改开电动车等于‘鸟枪换炮’。”

如张亮亮所言,且不说电动车对燃油车的替代,仅仅考虑农村大量的三轮车和低速电动车,新能源汽车的农村市场就非常可观。中汽协副总工程师许海东认为,电动车在乡镇和农村市场普及会很快,因为山东、河南等地城乡居民已养成使用低速电动车的习惯,对电动车的适应能力更强。

2009年和2019年的两次“汽车下乡”活动,对提振国内车市起到了重要作用。近两年,“汽车下乡”的主角换成了新能源汽车。2020年和2021年,工信部等部门两次下发通知,力推新能源汽车下乡。

今年1月21日,发改委等七部门印发《促进绿色消费实施方案》,提出“深入开展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

售价5万元上下、续航里程100公里至300公里适合农村市场的新能源汽车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以长安汽车为例,公司旗下的长安新能源近两年推出多款奔奔E-Star车型。2021年,奔奔E-Star销量达7.64万辆,同比增速超三倍,其中60%至70%的销量来自三四线城市及农村。

适合农村出行场景

中国证券报记者调研发现,新能源汽车在农村市场加快渗透,除了替换燃油车、低速电动车,很多村民特别是年轻人首次购车时,新能源汽车成为不二之选。

“电动车挺适合在农村使用。”张亮亮说,一家一户的居住环境便于自己安装充电桩,且农村大多数是短途出行,避开了新能源汽车“里程焦虑”这一最大痛点。另外,农村消费者对价格普遍敏感,新能源汽车的使用成本相对燃油车更低。

安仁县竹山乡的胡斌2020年把燃油车换成了电动车,他给中国证券报记者算了一笔账,“我平时在家里充电,充满只要30元左右,一次能跑400公里左右。这辆车我开了1万3千公里,算下来比燃油车省了5000元。”

张亮亮表示,乡村道路普遍较窄,这些年随着农村购车人越来越多,堵车已是家常便饭,有时甚至比城里还严重。“我姐平时开燃油车上班,堵在路上得多花不少油钱。如果不踩油门,电动车基本不耗电,一年下来能省不少钱。”张亮亮说。

除了使用成本低,新能源汽车保养也比燃油车划算不少。胡斌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我以前开燃油车,一年更换零部件差不多花费2000元。现在开的这辆新能源汽车,除了电池以外其他部件都终身质保,每年只需花150元去4S店做一个检测就行。”

特别是主打农村市场的A00级新能源汽车,其使用成本低的特点更是得到了最大程度凸显,迅速成为农村汽车消费“新宠”。

全国工商联汽车商会新能源汽车分会会长李金勇在2022电观大会上表示,2021年新能源汽车销量中,非限购城市贡献了70%份额,其中58%的用户购买了A00级电动车。A00级电动车将依托比燃油车低一半以上的出行成本等优点,率先取代同级别燃油车,如果缺芯不严重,2022年产销将达150万至200万辆。

短板有待补齐

对于是否购买新能源汽车,安仁县永乐江镇高坡村的刘禹陷入纠结。他向中国证券报记者道出苦衷,“我的工作需要天天下乡,现在乡下基本没有公共充电桩,如果使用便携式充电线,充电速度很慢,所以不适合天天在外面跑的农村用户。”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补齐新能源汽车短板,拓展更多使用场景,将成为未来释放农村新能源汽车市场消费潜力的关键。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2020年7月发布的《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的通知》,2021年3月发布的《关于开展2021年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的通知》联合发起单位除工信部、农业农村部和商务部外,还增加了国家能源局综合司,进一步补齐农村充电基础设施短板的意图非常明显。

此外,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发布的《农村电动化调查报告》指出,尽管国内市场在售的新能源乘用车有较多车型、版本可供选择,但销售到农村的新能源汽车仍十分有限。究其原因,主要是在价格、用途和便利性等方面,现有车型与农村居民的预期有较大错位。

比如,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调研发现,受红极一时的低速电动车影响,农民对纯电动车并不排斥,但也因为低速电动车价格普遍在3万元左右,价格敏感的农民由此产生参考“标尺”,而目前市面上符合农民主流价格预期(4万至7万元)的产品并不多。

不仅乘用车,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指出,尽管纯电动专用车微面、微卡、轻卡众多,性能也基本满足载货量需求(2吨左右),但绝大多数都是针对城际、市内使用场景的物流、市政等需求,其车型设计、价格都难以匹配80%农村居民的期望值(低于5万元、续航里程200至500公里)。

做服装生意的张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价格合适的电动车太小,想买辆能拉货的。他基本上是去长沙进货,一个来回差不多500公里,价格便宜的续航里程短,满足不了需要。“要是有那种空间大、价格便宜、续航里程长的电动面包车就好了。”张萍说。

版权声明:部分图片来源于互联网。本网转载自其它媒体的内容,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立场。图片文字如有侵仅请联系hizhiche@qq.com删除。转载均有出处,如需转载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及作者署名。本文:Hi智车 » 尝鲜的多了 新能源汽车成农村消费新宠

赞 (0)